币圈自媒体被封在预期之中,币圈不是法外之地

时间:2019-11-23 23:55来源: 财经 / 区块链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认为,币圈自媒体被封,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中新经纬客户端8月13日电“币圈现在出现的顽疾,其实都是老套路。”中国银行法学会董事肖飒律师在8月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认为,币圈自媒体被封,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中新经纬客户端8月13日电“币圈现在出现的顽疾,其实都是老套路。”中国银行法学会董事肖飒律师在8月12日举办的“B16”区块链思想节上说道。

  每经记者 边万莉    每经编辑 赵桥    

肖飒认为,从5月后涉及币圈的自媒体有了重新活跃的趋势,其中一些自媒体不断推广所谓的“IFO”(首次分叉发型,实际上是已被政策认定为有非法募资嫌疑的ICO变形),并且鼓吹一些项目的价格,吸引大众投资人入场。

区块链 1

区块链,  近来,以“三点钟”社群发起人玉红发行的XMX为代表的一批加密货币的价格大幅下跌,接近归零或者已经归零。有人戏称用“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形容都不为过,更有甚者吐槽“归零已成币圈的一种常态”。

同时,炒币又正在成为关注热点,币市“黑嘴”扮演了重要角色,如今空气币和一些不靠谱的项目币充斥市场,导致老百姓财产权受损。

“B16”区块链思想节现场中新经纬 罗焕林摄

  在这轮行情下,普通韭菜(个人投资者)显然已经不够用,币圈的镰刀开始挥向私募。为深入了解币圈交易所、项目发行方、私募、散户等各方的法律边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了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律师。

肖飒列举了区块链行业极易遇到的五个问题:未来,发币会否被中国法律认可?为什么这么多人发币,没有人被逮捕?币值管理等于操纵币价吗?承接了币圈外包服务,有法律风险吗?国外的项目,也受中国法律管辖吗?

  发币方通过私募“乔装”的做法不妥

首先,肖飒明确表示自从央行联合中央网信办、工信部等机构发布的2017年《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之后,着实给了币圈一个沉重的打击,在当时看来,许多币圈从业人士表示不可思议。但是之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表现体现了政策制定者对新生事物风险的考量十分充分,“如果没有这个公告,很可能现在最惨的不是P2P,而是‘发币’。”所以她认为之后也不可能会等来法律的认可。

  对于当下“万币归零”的现象,肖飒表示,如果从单独的案件来说,探究这一现象就要回归到2017年9月4日监管部门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这份文件高屋建瓴,也很有前瞻性。如果当时没有及时地对ICO(首次代币发行)刹车,那么现在可能会有更多的炒币者受到损害。

肖飒纠正了还没有人被逮捕的观念。她表示现在的执法力度趋严,“炒币洗钱”的现象将会遭到大力的整治。同时,肖飒形象地将币值管理比作“凤姐化妆”,将操纵币价比喻为“凤姐整容”,指出在币圈炒币的风险极大。

  据肖飒介绍,观察目前市场上通行的做法,发币项目方一般会设计海外架构,还是中国人操盘,他们在新加坡做一个基金会以后,可能会在其他的国家,比如俄罗斯、柬埔寨、日本等国家的交易所上币,然后在中国境内进行路演宣传等活动。为了显示表面合规,一些发币项目方采取私募方式发售原生代币募集比特币等,即批发打折给机构买家或个人实力买家(为饥饿营销还会限定份额),然后再由“批发商”发售给二级代理,直至销售给个人炒币者。

“我以前常常处理证券交易的案例,到现在接手币圈的案子,发现内幕交易、操纵币价、拉大牛站台招摇撞骗这些老套路依然盛行。”肖飒强调,在币圈里投机者众多,在中国发币属于违法行为,而发空气币更是触犯诈骗罪,一定需要非常小心。

  不过,肖飒表示:“我个人是不赞同这样的做法。即便是把币卖给私募机构,但实际上,最终还是要卖给散户的。如果卖给私募是合法的,那么如何来理解金融监管中的穿透式监管和中国法律对实质正义的追求?发币方明知道发行的币最终会卖给散户,还放任这种情况发生,其主观上是间接故意,在证据充分的条件下,涉嫌非法经营等法律问题。如果说是一个空气币或者这个项目本身虚假,那就可能涉嫌刑法266条诈骗罪。”

承接了疑似炒空气币的违法项目的外包服务时,是否不参与项目方的炒币行为就可以保全自身?肖飒的回答是:不能。即使没有参与这些违法行为,但是在明知的情况下仍然协助进行外包服务,这属于共犯。

  市场上有人认为,私募或者不超过200人就是合法的。对此,肖飒告诉记者,2017年9月4日的文件明确认定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为非法公开融资,而且私募股权融资是有一系列监管制度的,其备案产品和投资范围其实不包括代币。

“B16”区块链思想节是由石榴财经主办,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区块链分会、中新经纬、巴比特、野马财经、金色财经等媒体联合主办的主题分享论坛。本次论坛邀请了密码学分布式存储专家王东临、腾讯云区块连首席架构师敖萌、《2018年中国区块连产品白皮书》编委会主任于佳宁等八位著名区块连相关专家大咖共同参与发表主题演讲。

  项目白皮书里面的内容能不能实现是关键,因此对CTO(首席技术官)的考察显得格外重要。肖飒表示,行为人主管上是否被认定为非法占有为目的,也包括对公司的CTO的技术能力、学历背景的考察。如果是毫无技术背景的项目方打着区块链的旗号,利用发币进行融资,实际上已经涉嫌违法犯罪。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万币归零”,币圈投资人有些焦躁。肖飒介绍:“已经有币圈的投资人来询问维权事宜,他们情绪很激动,觉得自己受到了蒙骗。他们出于对某些有声望的人或者专家的信任,才决定买进这些人站台项目发行的币。最后,站台的人翻脸说自己跟项目没关系,投资人就觉得自己是被骗进来了的。”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那么,这些为项目方站台的人是否要承担责任呢?肖飒认为,站台的人确实是要承担责任的。如果是空气币的项目或者涉嫌诈骗的话,拿了项目方的币且有站台的行为,实际上涉嫌共犯。另一方面,在为发布项目方服务的上下游产业中,如果有人知道这个项目有问题,还协助来做,这种行为可能会定性为帮助犯。

  币值管理和操纵市场之间存在“度”的问题

  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在币圈大部分的币种都是有庄家在操盘,有交易所还明确要求上币必须得做币值管理。那么,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做币值管理是否合适?

  “币值管理和操纵市场之间有一个度的问题。”肖飒类比女生化妆和整容的问题,生动地描述了币值管理和操纵市场的界限。

  她表示,女孩子化妆让自己变得更漂亮,就是币值管理;但如果整容成另外一个人,就更像操纵市场。项目方选择合适的时机放出利好消息,使得提升市场信心是可以的;但如果是为了拉高币值,把图表做得像是真实的K线一样走向,然后去割韭菜就是不允许的,这类行为具体会涉嫌非法经营罪。(之前有一个案子关于互联网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背后也是有庄家操纵,有一方利用大资金进行操作,就是割散户的钱,最后的判决结果是非法经营罪。)

  值得一提的是,在币圈操纵市场用刑法第225条非法经营的罪名,而非刑法第179条擅自发行股票证券罪,其背后还是有一定缘由的。

  据肖飒介绍,根据罪刑法定原则,对于擅自发行股票证券里的“股票”、“证券”外延很狭小,没有在深交所、上交所等证券交易所发行的就不能叫中国法意义上的“股票”。如果未来《证券法》修改,把凡事将一个资产进行打包等额分份对外公开出售,向社会募集资金的,都称之为广义的“证券”,那擅自发行股票证券这个罪名就用得上了。

  尴尬的是,有些诈骗行为暂时不能在境内通过刑事立案的办法进行法律救济。募集加密货币如果是比特币以外的币种,事实上是难以刑事立案的。

  肖飒解释道,中国在2013年将比特币认定为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但是对于其他的币种都没有给予正式的法律身份,从严格法律意义上讲,比特币之外的代币不是财产不是支付手段,只是一堆“数据”,而这些数据又很难鉴定出准确的价格。没有鉴定出来的价格作为依据,犯罪数额就很难确定,因此,如果受害人被骗的是比特币,到公安机关报案顺畅;如果被骗的是狗狗币等,在我国境内较难作为诈骗罪直接立案。

责任编辑:牛鹏飞

编辑: 财经 / 区块链 本文来源:币圈自媒体被封在预期之中,币圈不是法外之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