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中央银行报告,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中央银行

时间:2019-09-22 18:21来源:韦德1946手机版
上海5月13日 -中国央行2017年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的专栏文章称,当前经济向好有周期性等因素的作用,经济运行中的结构性矛盾和深层次问题仍较为突出。须坚持用新常态的大逻

上海5月13日 - 中国央行2017年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的专栏文章称,当前经济向好有周期性等因素的作用,经济运行中的结构性矛盾和深层次问题仍较为突出。须坚持用新常态的大逻辑研判经济形势,把困难估计得更充分一些,把风险考虑得更深入一些。

上海5月13日 - 中国央行2017年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的专栏文章称,当前经济向好有周期性等因素的作用,经济运行中的结构性矛盾和深层次问题仍较为突出。须坚持用新常态的大逻辑研判经济形势,把困难估计得更充分一些,把风险考虑得更深入一些。

经济发展新常态特征更加明显稳中向好态势不断巩固——专访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兼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

央行网站周五晚间刊登报告全文表示,本轮经济回暖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简政放权和创新驱动战略逐步深化的表现,随着中国主动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积极推进结构调整和新旧动能转换,持续改善人民生活和保障水平,不断提升基础设施支撑能力,都将继续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内生动力。

央行网站周五晚间刊登报告全文表示,本轮经济回暖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简政放权和创新驱动战略逐步深化的表现,随着中国主动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积极推进结构调整和新旧动能转换,持续改善人民生活和保障水平,不断提升基础设施支撑能力,都将继续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内生动力。

新华社北京4月26日电6.9%,2017年一季度,中国经济以六个季度以来的最高增速交出答卷,实现良好开局。

“坚定不移推进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着力培育新动能,激发经济社会发展活力,确保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确保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得到深化,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报告称。

“坚定不移推进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着力培育新动能,激发经济社会发展活力,确保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确保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得到深化,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报告称。

经济回暖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矛盾和风险是什么?新华社记者专访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兼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

以下是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对宏观经济走势的讨论”专栏全文:

以下是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对宏观经济走势的讨论”专栏全文:

问:一季度宏观经济数据好于预期,主要原因是什么?

2016年以来中国经济总体显现出企稳回升态势,尤其是2016年三季度以后经济回升势头有所加快,至2017年第一季度经济同比增速连续两个季度小幅回升,累计上行0.2个百分点。发电量、铁路货运量增速等实物量指标较快回升,2016年第一季度至2017年第一季度,发电量同比增速由1.8%回升至6.7%,铁路货运量同比增速由-9.0%回升至15.5%,还有国外学者通过夜间灯光数据等为中国经济回升提供佐证。国内的通胀预期也有所上升,同比PPI从2015年第四季度最低时的-5.9%持续回升至今年第一季度的7.4%。从目前情况看,本轮经济回稳持续时间已经超过12个月,明显超出之前几年。由于近期经济数据表现较为亮眼,各方对目前经济走势是长期下行趋势下的短期反弹还是进入了新一轮上升周期的讨论增多。

2016年以来中国经济总体显现出企稳回升态势,尤其是2016年三季度以后经济回升势头有所加快,至2017年第一季度经济同比增速连续两个季度小幅回升,累计上行0.2个百分点。发电量、铁路货运量增速等实物量指标较快回升,2016年第一季度至2017年第一季度,发电量同比增速由1.8%回升至6.7%,铁路货运量同比增速由-9.0%回升至15.5%,还有国外学者通过夜间灯光数据等为中国经济回升提供佐证。国内的通胀预期也有所上升,同比PPI从2015年第四季度最低时的-5.9%持续回升至今年第一季度的7.4%。从目前情况看,本轮经济回稳持续时间已经超过12个月,明显超出之前几年。由于近期经济数据表现较为亮眼,各方对目前经济走势是长期下行趋势下的短期反弹还是进入了新一轮上升周期的讨论增多。

答:一季度我国宏观经济延续了去年三季度以来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实现了良好开局,主要指标好于预期。主要有三大因素。

有观点认为,中国经济中的周期性因素好转,结构性因素也有改善。从周期性因素看,出口和外需回暖是一季度GDP回升的重要动力。2017年一季度,货物和服务贸易净出口对GDP的贡献率为4.2%,较上年同期提高了15.7个百分点;货物和服务贸易净出口拉动GDP同比增速提升0.3个百分点,较上年同期提高了1.1个百分点。有研究认为,全球经济复苏加快背景下的外需回暖,推动了企业补库存和生产复苏,加之生产设备更新换代周期的驱动,可能将继续带动工业生产和投资向好,进而有助于促进就业和提高居民收入。此外,受益于房地产去库存和热点城市供地提速,房地产投资周期仍有上行空间。有人还提出,在对周期拐点判断时容易受惯性思维干扰,周期拐点往往在较长一段时间后才被确认。从结构性因素看,经过过去几年的经济调整和改革,供给侧结构有所改善,市场兼并重组和优胜劣汰提高了行业集中度和全要素生产率,共享经济、“互联网 ”等新业态、新动能发展势头良好,“一带一路”和高铁经济圈的红利效应逐步显现,国内经济发展的积极因素正在积聚,产业升级、环境保护、城镇化发展和医疗、教育等服务业的增长空间依然很大。

有观点认为,中国经济中的周期性因素好转,结构性因素也有改善。从周期性因素看,出口和外需回暖是一季度GDP回升的重要动力。2017年一季度,货物和服务贸易净出口对GDP的贡献率为4.2%,较上年同期提高了15.7个百分点;货物和服务贸易净出口拉动GDP同比增速提升0.3个百分点,较上年同期提高了1.1个百分点。有研究认为,全球经济复苏加快背景下的外需回暖,推动了企业补库存和生产复苏,加之生产设备更新换代周期的驱动,可能将继续带动工业生产和投资向好,进而有助于促进就业和提高居民收入。此外,受益于房地产去库存和热点城市供地提速,房地产投资周期仍有上行空间。有人还提出,在对周期拐点判断时容易受惯性思维干扰,周期拐点往往在较长一段时间后才被确认。从结构性因素看,经过过去几年的经济调整和改革,供给侧结构有所改善,市场兼并重组和优胜劣汰提高了行业集中度和全要素生产率,共享经济、“互联网 ”等新业态、新动能发展势头良好,“一带一路”和高铁经济圈的红利效应逐步显现,国内经济发展的积极因素正在积聚,产业升级、环境保护、城镇化发展和医疗、教育等服务业的增长空间依然很大。

一是党中央的坚强领导。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对全年经济工作作出明确部署,要求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适应把握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坚持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坚持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适度扩大总需求。在中央大政方针指引下,全国上下苦干、实干、撸起袖子加油干,为首季经济实现良好开局奠定了基础。

也有观点认为,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并未发生根本性变化,本轮经济企稳回升受房地产、基建投资以及外需回暖推动的成分较大,未来还存在不确定性。从国内看,2017年一季度投资对房地产和基建的依赖在上升,一季度房地产开发、基建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比重为45.9%,较上年同期提高了2个百分点,未来投资变化还有不确定性。随着PPI涨幅逐步回落,补库存周期也可能接近尾声。杠杆水平较高和房地产泡沫等仍可能制约经济的长期动能。此外,外需改善的持续性尚取决于全球经济复苏的进程,仍面临不少挑战。

也有观点认为,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并未发生根本性变化,本轮经济企稳回升受房地产、基建投资以及外需回暖推动的成分较大,未来还存在不确定性。从国内看,2017年一季度投资对房地产和基建的依赖在上升,一季度房地产开发、基建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比重为45.9%,较上年同期提高了2个百分点,未来投资变化还有不确定性。随着PPI涨幅逐步回落,补库存周期也可能接近尾声。杠杆水平较高和房地产泡沫等仍可能制约经济的长期动能。此外,外需改善的持续性尚取决于全球经济复苏的进程,仍面临不少挑战。

二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积极成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已有工作基础上深入推进,供给结构不断优化。今年去产能任务已全部分解下达,煤炭、钢铁等行业严重供大于求的局面有所改善;2月末规模以上工业资产债务率同比下降0.6个百分点;3月末,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6.4%;前2个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成本同比减少0.28元;一季度农业、水利、环保、扶贫等补短板领域投资均实现两位数增长。

应该说,本轮经济回暖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简政放权和创新驱动战略逐步深化的表现,随着我国主动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积极推进结构调整和新旧动能转换,持续改善人民生活和保障水平,不断提升基础设施支撑能力,都将继续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内生动力。当然也应看到,当前经济向好有周期性等因素的作用,我国经济运行中的结构性矛盾和深层次问题仍较为突出。须坚持用新常态的大逻辑研判经济形势,把困难估计得更充分一些,把风险考虑得更深入一些,坚定不移推进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着力处理好政府与市场、中央与地方、国内与国外三个关系,着力培育新动能,激发经济社会发展活力,确保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确保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得到深化,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应该说,本轮经济回暖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简政放权和创新驱动战略逐步深化的表现,随着我国主动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积极推进结构调整和新旧动能转换,持续改善人民生活和保障水平,不断提升基础设施支撑能力,都将继续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内生动力。当然也应看到,当前经济向好有周期性等因素的作用,我国经济运行中的结构性矛盾和深层次问题仍较为突出。须坚持用新常态的大逻辑研判经济形势,把困难估计得更充分一些,把风险考虑得更深入一些,坚定不移推进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着力处理好政府与市场、中央与地方、国内与国外三个关系,着力培育新动能,激发经济社会发展活力,确保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确保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得到深化,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三是微观主体活力不断释放。去年三季度以来,市场复苏迹象明显,重要标志是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于去年9月实现由负转正。“放管服”改革、企业改革、创业创新政策出台,调动了企业积极性。企业敏锐抓住市场变化,及时调整生产经营,市场活力进一步释放。一季度,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20%以上,财政收入同比增长14.1%。

欲览详情,请点击央行网站链接 here (发稿 李铮; 审校 张喜良)

欲览详情,请点击央行网站链接 here

问:当前经济回暖态势是否可持续?

发稿 李铮; 审校 张喜良

答:我国经济发展稳中向好的态势在加强,回暖具有可持续性。

从生产层面看,三次产业中,农业发展基础较好,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稳步推进;第二产业出现回暖,一季度新登记制造业企业个数增长25.4%,随着简政放权、减税降费、传统产业改造升级、新动能培育等政策落地见效,工业领域增长可持续性在增强;服务业以7%至8%左右速度持续增长的趋势不会改变。

从需求层面看,宏观经济政策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有助于各种有利因素充分发挥。特别是一季度6.9%的经济增速中,95.8%来自内需,4.2%靠外需。内需中,77.2%是消费需求,18.6%是投资需求。可以说,消费成为支撑经济增长的第一拉动力。需求结构正在加快升级,内需潜力正在持续释放,正成为推动我国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有力支撑。

问:如何评价当前中国经济?

答:总的看,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下速度变化、结构优化、动能转换的特征更加明显,稳中向好的态势不断巩固。

从速度看,去年中国经济增长6.7%,虽较过去两位数的高增长有所放缓,但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仍位居前列。

从结构看,投资与消费结构进一步改善,三次产业结构继续优化,一季度第三产业占GDP比重达到56.5%。

从发展动能看,一季度延续了近年新动能加快成长的态势,高技术产业、装备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速都两位数增长,明显高于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传统产业中新动能加快成长,如机器人、新能源汽车等;网络经济、共享经济等新业态呈爆发式增长。

观察中国经济要看五大宏观指标。一是经济增长率;二是就业,一季度末全国城镇登记失业率降到4%以下,调查失业率降到5%以下,城镇新增就业334万人;三是物价,2、3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增幅都低于1%;四是国际收支,2、3月份外汇储备均在3万亿美元以上,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五是城乡居民收入,一季度同比增长7%,“跑赢”6.9%的GDP增速,更快于人均GDP增速。

当前既不能因为经济增长率连续两个季度回升太过乐观,结构性矛盾犹存,改革任务依然艰巨;同时也要明确GDP不是唯一标准,要综合看就业、物价、民生等诸项指标,只要就业增加、物价稳定、民生改善,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速度高一点低一点都没问题。

今年我国经济增长目标是6.5%左右,在实际工作中争取更好结果。关于在实际工作中争取更好结果,我认为,既要看增长率,又要看质量效益提升和民生改善。

在不断化解矛盾风险中实现转型升级

问:在当前经济稳中向好的背景下,如何看待产能过剩、区域和行业走势分化、房地产和金融风险积聚等问题?

答: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取得积极成效,区域经济和产业结构不断改善,房地产和金融领域风险总体可控。同时要看到,中国经济面临的结构性矛盾是长期形成的,不可能一蹴而就解决。

从产能过剩来说,一季度规模以上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5.8%,比上年四季度提高2.0个百分点,但钢铁、煤炭、煤电等行业仍然供大于求,产能过剩并未得到根本解决。房地产市场总体调控取得明显成效,但深层次矛盾尚未解决,一、二线城市房价上升的压力仍然存在,三、四线城市去库存周期仍然很长,一旦放松调控就可能反弹。金融风险虽总体可控,但不排除某些领域金融风险点较大。区域和行业走势分化凸显,一些地区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

此外,一季度工业投资增速出现稳步回升,但4.9%的增幅仍低于平均投资增速,说明市场回暖动力较弱,回稳向好态势仍需巩固。

面对经济回稳,我们要保持清醒:经济长期积累的结构性矛盾仍然存在,在一些领域、地区还比较突出,结构调整任重道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任务艰巨。要坚定不移推进结构调整和改革落地,不断化解存在的矛盾、困难和问题。中国经济正是在不断化解矛盾和风险中逐步实现转型升级。

问:面对不确定性日益增强的外部世界,中国经济应如何应对?

答:今年以来,美日欧等发达经济体同步回暖,一些之前负增长的新兴经济体增速转正。外需回暖恰恰说明了这一态势。

但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仍然较强,美联储加息和“调表”,都会影响国际资本流动,贸易保护主义有所抬头,部分地区冲突频繁,一旦处理不好都会对全球经济产生影响。

面对不确定、不稳定的国际环境,首先要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办好,确保经济持续稳定健康发展,更好抵御外来风险影响。同时要看到,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网络化的趋势没有改变,要积极适应大趋势,克服国际金融危机带来的深层次影响,把中国的转型升级放在世界发展的大背景下,坚持实行和平发展的外交政策和互利共赢的对外开放战略。

编辑:韦德1946手机版 本文来源:中原中央银行报告,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中央银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