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火线加入谈判,美墨贸易协议初谈成

时间:2020-02-26 21:49来源:韦德1946手机版
当地时间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和墨西哥达成的双边贸易协定是“史上最大规模的贸易协定之一”。特朗普当天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与墨西哥总统培尼亚通电话时对媒体表示

当地时间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和墨西哥达成的双边贸易协定是“史上最大规模的贸易协定之一”。 特朗普当天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与墨西哥总统培尼亚通电话时对媒体表示:“这对贸易来说是一个大日子,对我们的国家是一个大日子。”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表示,27日达成的美墨双边贸易协定是一个“原则上的初步协议,仍然面临敲定和实施”,预计协议的最后版本将在本周五之前被递交给国会。 曾代表美国完成NAFTA谈判的美国第31任商务部长、前贸易代表坎特(MickeyKantor)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今天所提出的‘达成协定’更多地应该被解读为‘双方同意就协议进行谈判’,但没有太多实质性的协议内容,所以要走的路还很长。” 加拿大即将加入? 在27日中午白宫举行的背景简报会上,白宫官员指出,新的美墨双边贸易协定仍会沿用NAFTA中的某些规章和机制,比如,NAFTA第11章中关于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仍继续适用于解决现有的、有关墨西哥生产的石油和天然气等相关问题。白宫官员认为,当前的美墨贸易协定同NFATA相比,新协定能够对美墨贸易“重新平衡”,每6年重新审核一次,决定是否有修改的必要,并且对知识产权、劳工权益,数码经济和金融服务等领域的规范都做了改善。 美国参议院金融委员会主席哈奇(OrrinHatch)在27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同墨西哥达成的初始协议是“重要的一步”,但是最终的协议应该将加拿大包括在内。 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布莱迪(KevinBrady)表示,他非常期待修改后的NAFTA的相关细节,并且期待同国会成员以及选民一起决定新的贸易协定是否同国会提出的贸易优先议题相符。“我呼吁加拿大尽快重新回到谈判桌前。”布莱迪指出,“目的是尽快地达成一项符合现状的三方协议。” 美国第31任商务部长,前贸易代表坎特(MickeyKantor)曾代表美国完成NAFTA谈判,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已经存在了大约四分之一个世纪的NAFTA确实有需要重新进行谈判和加强的地方,没有一项贸易协定可以“永远完美”,但这并不代表NAFTA在今天就完全失去参考价值。 “NAFTA是在老布什政府时期开始进入正式议程讨论的,当时的贸易代表为这项协议搭建了框架,我们之后的工作是在这个框架的基础上谈判,到1992年克林顿政府时期才正式达成,经历了六七年的时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没有一届政府能够在短期内完成大规模的贸易谈判。”坎特说,“且自NAFTA生效以来,它一直得到美国各任总统的支持,也一直得到加拿大和墨西哥各届政府的支持,所以,当特朗普宣布要全盘取消NAFTA,而不是在这个框架下重新进行谈判时,我非常震惊。” 坎特表示,即使特朗普政府希望重新谈判也必须要将加拿大包括在内,不仅因为加拿大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如果最终的谈判只是在美国和墨西哥双边之间达成的话,那么不仅这项双边协议的影响无法同之前的NAFTA相比,更不能被看作是对此前NAFTA的改善和升级,反而会在贸易上起到破坏性作用。 坎特指出,即使最后真如特朗普所说只和墨西哥达成双边协议,不考虑加拿大,那么,美国任何的贸易协定都需要国会的最终授权,如此大规模的贸易政策改动一定会引来国会两党的强烈反应,当前很多共和党人就同特朗普持相反意见,他们认为NAFTA应该被继续保留,并反对将加拿大排除在谈判之外。 政策和政治双重因素 国际贸易法律师伍加佐(DanielUjczo)多年从事美国和加拿大贸易相关法律事务,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白宫其实应该仍希望与墨西哥和加拿大达成一项“三边协议”,但目前美国专注于与墨西哥进行谈判主要是希望能在墨西哥新老政府过渡期间达成协议,真正的目的并不是孤立加拿大。 “我的推测是,新的NAFTA应该还是且需要是一项‘三边协议’(包括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这有现实的原因,也有政治的原因。”伍加佐表示,“从现实的原因看,三边协议的存在是因为美加墨之间的供给链和价值链非常紧密,如果分别达成两项双边协议会为很多涉及三边贸易的公司增加多项复杂因素和成本。政治原因则是,美国国会中有大量的声音认为,任何涉及NAFTA的协议都应该是包括美加墨的一项三边协议。” 27日美墨发表声明后,加拿大对美墨贸易谈判的进展表示欢迎。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Freeland)的办公室发言人奥斯丁(AdamAusten)表示,美墨贸易协定的进展对于加拿大来说是好消息,美墨之间的贸易协定将会是加拿大加入三国自贸协定的必要条件。加拿大总理办公室27日确认,方慧兰于当地时间28日抵达华盛顿,重新开启与美国贸易的相关协商。 伍加佐表示,目前加拿大确实面临压力,要尽快“同美国和墨西哥进入同一阶段”,不仅要加速了解现有美墨达成的初步协议,还要尽快拿出一份代表加拿大诉求的协议计划。 “美国和加拿大分别都拥有一些世界上最好的贸易谈判人员,加拿大已经谈成过大约50项贸易协议,而目前的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也有大批曾参与过NAFTA谈判的人,他们是有丰富经验的专家。”伍加佐说,但在涉及双边和三边贸易协定的达成中有政策和政治的双重因素,特别是要考虑任何贸易协定都要得到美国国会的授权,所以有的时候过程会非常坎坷,但是这也能积聚共识。

摘要: 美国与墨西哥星期一就更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达成初步原则性协议。美国总统川普随即“喊话”,要尽快与加拿大重启贸易谈判。据加拿大谈判队伍成员星期二透露,加拿大已经重返谈判桌。 ... ... ...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慧兰抵达华盛顿,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进行会谈。美国中文网综合报道,美国与墨西哥星期一就更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达成初步原则性协议。美国总统川普随即“喊话”,要尽快与加拿大重启贸易谈判。圣兽了巨大压力的加拿大星期二派出多名高官赶到华盛顿,重返谈判桌。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已中断欧洲访问行程,于星期二抵达华盛顿,重新加入修订北美自由贸易的3方协商。方慧兰星期二下午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会晤,她在进入会晤地点前向记者们表示,自己对美国和墨西哥在贸易上所取得的进展感到高兴。这是今年5月以来,方慧兰首次与美国同级别官员进行会晤。此外,加拿大总理杜鲁多的首席秘书巴兹(Gerald Butts),加拿大首席谈判代表沃赫尔(Steve Verhuel)等高级官员也已经赶搭星期二一早的飞机前往华盛顿。加拿大总理杜杜鲁多(Justin Trudeau)的办公室则表示,已和川普就美墨贸易谈判进展进行“具建设性的交谈”,对各自团队本周的谈判工作抱持期待,盼能顺利完成谈判。白宫高级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表示,他不会猜测莱特希泽在会晤加拿大外长方慧兰时,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但他认为,加拿大需要从美国和墨西哥之间成功的贸易谈判中寻找灵感,从本周开始与美国进行贸易谈判。美、加、墨三国签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1994年1月正式生效。川普就任总统后,去年4月宣布三方将重新谈判协定、修订一些他认为让美国“吃亏”的条款。川普政府原先希望在11月中期选举前达成更新版协定,但三方就多项争议条款争执不下。墨西哥7月初举行选举,新当选总统洛佩斯定于12月1日就任,多项政策主张与现任总统培尼亚不同。培尼亚此前说,希望在卸任前签署协定。罗斯:无论加拿大是否参与 美国会继续推进贸易协议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星期二早些时候表示,无论加拿大是否会“介入”,川普政府已经完全准备好,继续推进新的北美好意协议。罗斯向福克斯商业表示:“在墨西哥加入后,我们已经获得了不错的协议,所以总统已指示,无论加拿大参不参加,我们都会继续推进。”不过罗斯也指出,美国还是请加拿大能考虑加入该协议的谈判。罗斯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表示,在11月中期选举之后,下一届美国国会可能会处理新协议。财长姆努钦接受CNBC采访美财长:美加贸易协定或本周内达成 之后再和中国谈美国中文网综合报道,川普星期一宣布与墨西哥取得共识,达成新贸易协议,取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星期二表示,预期与加拿大能够在本周达成贸易协议,双方在贸易谈判上不会有许多阻碍。姆努钦接受CNBC访问时表示,“美墨贸易协定”(United States-Mexico trade agreement)为贸易上迈向前的一大步。重新谈判NAFTA一直是川普的首要工作,他经常批评NAFTA对美国不公。姆努钦指,下一步便是要与加拿大展开谈判。“我认为我们的目标是让加拿大尽快加入进来,这对美国工人来说是个很好的协议,如果你记得一件事,这一协议将会为美国公司带来更多贸易、商品和服务。这也是我们的目标所在。” 姆努钦表示。姆努钦表示,美国和加拿大市场关系密切,达成共识对双方同样重要。而当与加拿大的谈判结束后,川普政府将继续开展与欧盟和中国的贸易谈判。姆努钦称,美国需要中国开放更大市场,需要互惠的贸易,G7集团各国均在此事上持同样看法。库德洛:若协调谈不成 美就对加拿大汽车征税不过白宫高级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星期二向福克斯财经表示,如果美国无法和加拿大达成协议,那川普总统将考虑对加拿大的汽车等进口商品加征新一轮的关税。库德洛说:“总统和愿意达成一个对美国加拿大都有利的建设性协议,但如果无法达成,他已经说了,我们有可能必须向加拿大的汽车加税。” 库德洛在采访中说。库德洛此前一天也提到,同样身为与美国有诸多贸易争端的中国,可以参考这次美、墨之间的良好合作,“中国只要同意就好了,基本上只要有意愿,协议就可以谈成。”对于美国与墨西哥达成的新贸易协议,“华尔街日报”星期二撰文批评其跟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相比,“在很多方面都要糟得多”。“华尔街”日报写道:“周一宣布的协议已有部分内容,在签署并送交国会前仍有时间做出改进。我们很高兴看到川普先生从退出Nafta的自杀中后退,但就目前的公开证据来看,他的新协议更糟。文中指出,将加拿大排除在协议之外是新协议缺点之一且另个问题是,该协议剥夺了对多数美国投资墨西哥的人的保护。不过“华尔街日报”也认为,该协议好处是它包括将药物生产商数据保护期限自5年延长至10年,以及放宽了对5年日落条款的要求。

图片 1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图片 2

  加拿大“火线”加入谈判 北美自贸协定命运本周料将明朗

  见习记者 向秀芳 上海报道

  僵持一年多以后,北美地区三个国家的自由贸易协定(NAFTA)更新谈判近期突破不断。

  继美国和墨西哥达成初步协议后,加拿大已经“火线”加入。当地时间周二,美加两国谈判代表各就各位,有关NAFTA更新谈判的最终博弈,已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展开。

  加拿大外交部长弗里兰周二下午抵达华盛顿,开始评估此前美墨两国达成的贸易协定并重回谈判桌。考虑到特朗普政府已开始倒计时,声称本周五将向国会通报这一贸易协定,“无论加拿大是否参与其中”——留给弗里兰的时间已经不多。

  各方预期加拿大入局

  美墨双边谈拢后,特朗普马上表态称,如果加拿大不同意加入,美国将与和墨西哥签订双边贸易协议,并对来自加拿大的汽车加征关税。“坦白说,最简单的就是对他们向美国出口的汽车加征关税。这是很大一笔钱。谈判可以很简单,一天内就能结束,而我们第二天就能收到很多钱。”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周二表示,总统已经做好充分准备,不管有没有加拿大(都将推进协议)。“我们希望加拿大能够加入,我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他们不应该有太多的反对意见。但如果他们未能加入,将不得不被视为真正的局外人。”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加拿大处境比较被动,而且特朗普还表达了完全可能美国和墨西哥单方面签订协议的可能性,也就是拆分NAFTA,的确对加拿大有一定压力。

  “美国与加拿大在贸易上的分歧严重,特别是所谓232调查对加拿大钢铝产品的征税,加拿大也对美国进行了严厉回击。在这个矛盾扩大化的情况下,特朗普政府完全可以以美墨的进展作为杠杆向加拿大施压。”刁大明说。

  不过,有分析认为,这些“最后通牒”式的言论仍属特朗普政府惯用的谈判策略,而加拿大将有很大概率加入新的协议,区别仅在于妥协的程度。

  《华盛顿邮报》评论称,加拿大人非常清楚自己与美国的“不对称经济关系”。美国人口是加拿大的10倍,影响力也可以说是加拿大的10倍。该报援引加拿大民调分析师Nik Nanos的话称:“美国对加拿大,比加拿大对美国要重要得多。”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加拿大对主要贸易伙伴美国、中国、英国和日本的出口额分别占加出口总额的76.0%、4.3%、3.2%和2.2%,出口额分别为3196.5亿美元、182.0亿美元、135.9亿美元和91.0亿美元,对美国市场依赖严重。

  而美国国会成员最新的一系列表态,也表明美国政界普遍反对“撇下”加拿大。比如共和党参议员Jerry Moran说:“显然,加拿大必须愿意达成一项协议,但如果我们仅仅与墨西哥达成协议,实在是目光短浅。”

  还有一些国会议员指出,美墨双边协议甚至不能提交国会表决,因为指导NAFTA重新谈判的“快速通道”谈判授权,要求的是三方协议而非双边协议。通过“快速通道”条款,协议法案可以凭借简单多数通关参议院,而不是主要立法程序通常需要的100票中的60票。

  参议院共和党二号人物John Cornyn周二表示,美国国会就美墨双边贸易协议投票存在“技术问题”,“我的希望是加拿大很快就加入,因为这会消除一些技术和程序上的问题。“

  不确定性仍存

  考虑到外界普遍预期加拿大最终能够加入协议,目前的一大焦点则是美加两国会在多大程度上相互妥协。

  在此前美墨达成的协议中,两国同意改进劳工条款,包括要求40%~45%的汽车零部件需由时薪至少为16美元的工人生产,以打消部分汽车厂商将就业岗位转向墨西哥的想法。此外,美方要求4年内实现北美地区所产汽车75%组成部件产自域内国家,比现行规定的62.5%大幅提高。这些条款,事实上也符合同为高收入国家的加拿大的利益,不难理解特鲁多周二表示:“过去几周我们的伙伴取得的进展令我们感到鼓舞,这是继续重新谈判和改善NAFTA的重要一步。”

  而墨西哥在汽车领域的让步,也换来了美国不再坚持协议包含自动终止条款,即所谓的“日落条款”。对于美国在日落条款上的最新让步,加拿大能否接受尚未可知,但外界普遍将此视为一大进展。而谈判涉及的另外几个博弈点,包括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知识产权保护,以及加拿大的乳制品市场开放问题,也对两国谈判代表提出了考验。

  其中,美国想要删除或大幅削弱NAFTA协议中的第19条争端解决机制条款,该条款本可阻止美国轻易采取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如果删除,美国可根据本国法律处理贸易争端。此外,特朗普政府一直想打开受到高度保护的加拿大乳制品市场,此举无疑会威胁到加拿大奶农的利益。

  要在本周五前达成妥协,目前看来障碍不小。美国和墨西哥历经了几个月的讨价还价,指望加拿大会在三天内妥协,“这不太可能。”加拿大贸易律师Peter Clark说。

  “我感觉,加拿大应该还是很着急的。但不可能彻底放下前一段232调查的分歧,可能还需要有一些台阶下。”刁大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指出,如果特朗普政府继续高压的话,可能意义不大,但如果未来尝试调整政策,作出某些软化举动的话,美国和加拿大进而达成更多一致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而根据外媒分析的时间表,白宫将在周五知会国会,表示已与墨西哥达成贸易协议。同时提到加拿大可能在未来加入协议。随后在30天内,白宫将向国会正式提交贸易协议,届时它必须解决与加拿大的所有分歧。此后,美国国会将有60天时间审查协议内容。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期间,还有一些因素可能破坏协议。比如,特朗普周二再次表示墨西哥将为美墨边境隔离墙埋单。墨西哥官员随后驳斥了这一观点,称他们永远不会同意这么做。

责任编辑:郭建

编辑:韦德1946手机版 本文来源:加拿大火线加入谈判,美墨贸易协议初谈成

关键词: